页面载入中...

著名民族学家祁庆富逝世

  母亲给我们的总是温暖和幸福。母亲因为长年累月的操劳,体弱清瘦,明显的营养不良。在我出生后的第3天,母亲到家门口的水塘洗衣服,头一晕掉进了深深的水塘,路过的乡亲发现母亲掉在水里,合力救起母亲,幸亏发现的及时,母亲才得救。我在姊妹里排行小,体弱多病,母亲对我也多有偏爱。家里蒸饭时,很多时候都是下边不是南瓜就是红薯,上边是薄薄的一层米饭,母亲常把那薄薄一层米饭刮给我吃。开始我以为大家都吃的是一样,后来才发现,我就提前第一个去盛饭,把米饭刮到一边,就吃下边的杂粮,母亲看见我这么做,眼含泪水向我会心一笑。我稍大一点的时候,放牛、砍柴就成了每天的主要事了,无论多么累,我也咬牙坚持,单纯的想尽可能为家里减轻负担。有一次母亲看见我一个小孩担100多斤柴禾回来,心疼的对我说,你还小,不要拼蛮力,好好学习才是最大的事。

  姊妹们相继也长大了,家里的生活条件也慢慢的改善了很多,这时候的母亲已经是满头白发、满脸皱纹,身高也变的矮小了。记得我出国学习的前几天赶回了老家,陪了母亲几天,和母亲一起做饭、一起择菜、一起聊天。聊了邻家的几兄弟,又聊了乡村的新鲜事,还谈起了我小时候的调皮,又说起姊妹们的成长故事。临走时,给母亲留下生活费用,告诉母亲我要去很远的地方,一时半会回不来,现在日子宽裕了,生活条件好了,不要太节俭,多注意身体,想吃什么就买什么。谁知道这次离开母亲竟然是永别,就连母亲病逝我都没有在身边。母亲病逝时,我在国外那几天总心神不宁,总感觉家里有什么事,因为有时差,到邮电局打电话时国内已是夜晚,母亲听见是我打的电话,她从另外一个房间翻身下床,来不及穿鞋,光着脚跑来听电话,母亲在电话里一直重复说一句话:“我很好,我很好,不要担心”。回来后,我感觉母亲的语气反常,怎么一直反复说这一句话,几天后再打电话回去时,才知道母亲已经病逝了。后来得知母亲患癌症治疗了一年多了,为了让我在国外安心学习,母亲不要姊妹们告诉我她的病情。这时母亲的病已经无法治疗,从医院回家了,躺在床上滴水未进,母亲在弥留中听到是我打去的电话,不知从哪来的力气,像没事人一样跑来接电话。这是我和母亲最后一次说话,遗憾再也听不到母亲的声音,再也见不到母亲了,成了我心中永久的伤痛。回国后我来到在母亲坟前,诉说着归来儿子的悲切和忧伤。

  陈正云(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九监督检查室副主任):他在乌海任职期间,大肆插手煤炭资源配置,通过审批煤炭资源、矿产资源开发、房地产开发来捞钱。在本案中涉案的37个老板当中,有20个老板都涉及到资源配置。他为一个内蒙古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杜某某进行煤炭资源配置,就收取了一个价值1600多万的北京房产一套。为广东一个老板进行煤炭资源配置,收受500万用于在北京买一个别墅。

  [解说词]案发时,查获白向群在呼和浩特市、北京市、海南省等地实际控制房产十多套,其中不少面积巨大、装修豪华。这一套套房产,都是他做“一把手”期间,或直接收受、或用违法所得置办,或和老板之间以小换大、以旧换新等方式变相受贿得来的。

  白向群:在一个地区特别是当了主官,手中有两个权力,对干部来讲,他主要看你干部的任免权,对老板来讲是资源的配置权、土地的开发权。

admin
著名民族学家祁庆富逝世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